何为摄影

何为摄影,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很难去说的客观,只能主观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有时候拿起相机,会想何为摄影,我拍的一张又一张照片除了占据硬盘空间是否就只是信息时代的垃圾数据流,有时也会因此放慢脚步,追求照片的意义,但是一旦放慢脚步,其他人又会离我渐行渐远,可能这也是快社会的弊端之一吧。
 比起老资格的摄影爱好者来,我的资历的确很浅很浅。但自己在摄影方面多少也是有些体会、有些长进的。在与朋友分享自己的得意相片时,心中的确是十分快慰的,但也仅此而已。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现在自己所能达致的境界离开心中的目标还很遥远,很遥远。当然,我也有充分的理由宽慰自己。毕竟,摄影在我只是一项业余爱好,自己觉着好就行了,何必较真。但这不是我的性格。
 对艺术最早的感性体验也是从各种门类中最抽象、最精神化的古典音乐开始的。长久以来,我对小说一直存有偏见,对摄影也多少有些不屑,一直认为是小道。这种个性的偏颇和年青时留下的成见直到最近才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这种转变是从翻阅玛格南(Magnum)图片社的经典影集开始的。那是一种让人震颤的体验,卡帕、布列松、寇德卡等摄影大师们的作品如此强烈地冲击着我的心灵,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好的摄影竟能达致如此的深刻!与这些大师们的相遇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厚重有力的作品。从此之后,我对影像的态度完全转变了,我开始寻求一种新的视角和摄影理念。
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被现在无数的摄影人提及。但什么才是“决定性瞬间”?如何才能捕捉到“决定性瞬间”?“决定性瞬间”是否是摄影唯一的视觉感受方式、唯一的作品表现形式,或称唯一的定义吗?这看来似乎是好摄影亘古不变的真理了吧?
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在某种意义上颠覆了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摄影概念。真实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我们是否被所谓“决定性瞬间”所蒙蔽了?我们应如何敏锐、大胆地去记录事实,表现真相,揭示社会精神的深层肌理呢?在弗兰克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读到失焦的主体和茫然的表情,看见外表光鲜、内心孤寂、彼此之间冷漠疏离的人群,看见高奏着美国梦而却在其中迷失了自己面容的吹鼓手......
弗兰克的《美国人》
 如果说,无论布列松还是弗兰克,他们都在探求什么才是真实世界的意义,如何通过摄影作品最好地去表现我们外部的世界,那么,我们有理由再追问,难道摄影只是用来表现外部世界吗?如果这个世界太过混乱,太过让人伤心,我们能否遁入内心,去表现主观内心世界,去表现那波动起伏的心绪,去抚慰那无以言传的忧伤呢?而这正是我们从塔可夫斯基的相片中读出的感受。
塔可夫斯基的宝丽来摄影
 在相片的视觉冲击力上,我们该如何从Salgado的作品中去汲取灵感?读他的《劳动者》和《非洲》都能带给我们心灵的震撼,是的,是震撼!在那敏锐的光影捕捉和精湛的构图技巧下,Salgado最让人感动的是那强烈的写实主义精神和深切的人文关怀。
Salgado《劳动者》
 在相片的色彩表现力上,我们又该如何向Steve McCurry学习?学习他那种厚重的、油画般浓烈的、富有地域特点而又饱含深情的色彩表现呢?在先前的一篇小文中,我曾说,McCurry的色彩是悲悯的,饱含着对贫苦众生的关爱;McCurry的色彩是温暖的,灰沉阴暗的底色中常常透射出一抹明亮的橙色、黄色和绛紫色,往往成为构图的中心或亮点。在这抹暖暖的微光里,寄托着McCurry对贫苦众生的默默祝福和祈愿。
Steve McCurry《南亚/东南亚》
 在即将结束这篇短文时,我既感到一种沉重,同时也感到一种释怀。“何为摄影?”,这是每一个严肃对待摄影的人都无法回避而一时又难以回答的问题。自柏拉图以来,我们就一直纠结在理念与实在、内容与形式、本质与表象上,争论不休。也许我们每个人的回答都不尽相同,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弥合分歧达成完全的一致。但是在这里,我只想引用罗素的一句话,那就是罗素在总结其一生时所说的:
—— “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止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著我的一生。”

 让我们牢牢记住这句话,为艺术,为人生。

Last modification:April 19th, 2020 at 04:51 pm

3 comments

  1. zixu Google Chrome 78.0.3904.108 Windows 7

    空包单号网全国地址任意发,24小时自助下单,快速免费提供底单www.dydanhw.com

  2. ajian Google Chrome 80.0.3987.162 Android 9

    1. Nymane Google Chrome 78.0.3904.108 Windows 10

Leave a Comment